傲氣飛鷹
最新消息

【F-5E機齡超過40年】保家衛國的傲氣飛鷹誰來保障?

《JC娛樂城》原創文章,請勿抄襲轉載
小賭怡情大賭傷身,請勿沉迷賭博


從第一航廈步出時,天還矇矇亮。台灣的氣溫是不比日本低,但當如霧氣般濃密的濕氣黏貼在小部分裸露的肌膚上時,還是讓人連連打著寒顫。待到黎明之時我才從大廳來到戶外,抬頭一看,是兩架戰鬥機一前一後呼嘯著劃過天際。我想起高中時也常在課堂上聽到,彼時只覺得聲音干擾思緒,煩得很。現在,卻是滿滿敬意。

傲氣飛鷹

追悼折翅的戰士們 那些我們失去的

其實這心境的轉變也沒有特別為什麼,只是由一個凡事只看得到自己的孩子,成長為把心胸放得更寬更遠的大人而已。而這成長的契機是擁有一個飛行員的朋友。

飛行員訓練的艱辛更大層面來自於心理壓力,每一次的飛行的是生死的博弈。常有人形容天空是海洋的倒影,此話不假。當你馳騁在萬里無雲的青天,視野清澈而遼闊。怎知哪裡暗藏著危險?

天候、操控、個人狀態三者環環相扣。就算認為自己飛得再好,命運的女神調皮地撥弄了她的琴弦,你自己甚至是隊友、教練的下一步就會產生變數。我的飛行員朋友曾給我講述了一個故事。

他說,那天所有訓練及課程一切如舊,天氣還挺好。除非遇上特別厲害的颱風,否則像這樣的好日子在南部的秋夏之際是家常便飯。

他偷空看了齣電影。是部老劇,曾經我倆也一起在家裡看過的,叫「珍珠港」。

他斷斷續續地看著,在電影還沒看到一半時,就接獲了一架AT-3失事墜毀的消息。

他的性格其實特別脆弱,但身為軍人的堅毅幫助他維持住了情緒。他說消息得知當下自己並沒有什麼感受,他甚至有些自責——自責什麼呢?自責自己怎能在同袍過身後仍保持一貫的正氣凜然與威嚴,自責自己當時沒有和他一起。

我的朋友講這句話時,依舊面帶微笑,看不出任何破綻。那是高難度的「三機尾隨滾」訓練,所有參與訓練的人員必定是繃緊著神經,不敢怠惰。大家都明白哪怕看起來多麽安全的環境,只要一踏入機艙便需把心吊在嗓子眼兒,絕對不能輕忽。

但事情還是發生了。那6號機與4號機在空中發生擦撞,6號機的機尾翼被撞斷了,勉強飛行幾秒後最終還是墜毀在附近農田。我再長大了一點後,才知道這不只是個「故事」。

當時塔台兩次呼叫6號機跳傘,但6號機不予理會,他正飛過一片民宅。6號機堅持到了無人之處才趕緊逃生,可那時高度已經不足他張開傘。6號機飛行員直接墜落地面,全身多處骨折,傷重不治。我從機場回到家時,家裡出奇地安靜。餐桌上擺著早已涼透的飯菜,但任憑我怎麼呼喊就是無人回應。

看來是我晚回來一步了。我打開電視,節目主持人扯著嗓子在螢幕上指指點點。我受不了地調低了聲量,卻看到「F-5E戰機任務中墜海」這幾字赫然而現。已有一位飛官不幸喪命,另一位仍在失聯狀態並持續搜索中。

節目主持人將重點放在了政治方面,也邀請到幾位有頭有臉的政客一同數落當今執政黨的不是。一般人看著看著也會忍不住跟著罵起來吧,但我卻感到前所未有的憤怒。我關掉電視,拿起手機想得知更多資訊。滑著滑著,視線卻模糊了起來。有幾則新聞是採訪到過去F-5系列的罹難者家屬,他們曾經脫序的日子大多已經步回正軌。

他們的生活中被迫寫下了「可是」和「只是」等遺憾之詞,並帶著無可奈何的思念,延續著、燃燒著他們信念與生命。去年的事了,也是F-5E戰機。那次是進行空戰演練任務,其中一架戰機的發動機卻忽然失靈,駕駛該架戰機的飛官雖及時向塔台回報並跳傘逃生,卻在海中遭傘繩纏繞、大量吃水。送醫搶救後該名飛官還是遠遠地飛離了,離開他的家人、他的愛人、他的同僚以及他誓命保衛的這個國家。

不只台灣,全世界各地每年幾乎都會發生飛安意外。

一年中,數不清的傲氣飛鷹折翅殞落。

只願逝者安息,生者堅強。

你可能想知道:2022【過年賭博遊戲】看過來!想知道有哪些過年賭博贏錢秘訣嗎?

傲氣飛鷹的背後 為你撐傘

「怎麼睡在這裡?啊飯菜也沒熱來吃?」

朦朧中,我聽到熟悉的聲音由遠而近。睜開雙眼,即看到我那位飛行員朋友,一臉疲憊地蹲在我跟前。「新聞⋯⋯」不知道該如何問起,讓我有點結巴。因為我不忍看到他失控地痛哭,更不願看到他令人心疼的自持。「F-5E的事情我看到了,爸爸你是去殯儀館了嗎?」他佯裝清痰似地咳了幾聲,肩背有些頹喪地駝著,但我看不清他的表情。

「爸,你為什麼要成為飛行員?」

他深吸口氣,枯瘦的嘴邊堆起摺子,笑著開口道:「你怎麼好像常常問我這個問題?」

「飛行員的風險很高欸。」 「對啊,但你爸我現在不也沒事嗎?」

他席地而坐,靠在我躺下的木沙發旁。「答案你都知道,還要我說啊?」保家衛國這四個字微言大義,誰都說得出口,但實際上卻很難理解,鮮少有人明白箇中辛酸。

「你們保護國家,那誰保護你們嘛。」我看著他,突然激動了起來。

「國家也會保護我們啊,這點是互相的。」

他將語氣放輕放軟,耐心地安撫著我。「你們的支持與愛就是我們的保護傘。」我起身抱住了他。

他拍拍我的手臂,道:「我今天也順便去看你父親了。你好不容易回台灣,要記得找時間去看看他。」

許多人對「保家衛國」這四個字的理解片面地停留在英雄主義。但對我而言,「保家衛國」這四個字更像是無數人兒女情長的匯聚、昇華,成為了一種捨己及人的大愛。我的「父親」離開我時,我尚未出生。所以我可以說自己非常幸運,沒有受過生離死別的痛。

雖然我也時常想念著那個素昧謀生的男人,想著真不可思議,這副身體居然有部分是由他的血肉組成。在迷惘的時候,我也曾煩惱,身為父親生命延續的我,是否有那個資格擔當⋯⋯因為我父親他,是多麽英勇無懼的人。

但其實我知道,一個人就算膽小至極,也能是強大的。就像我朋友安慰我的那句「你們的支持與愛就是我們的保護傘」。但有時天命作弄,我們無法保護的了所愛之人的肉身。他們為了「愛」而死,我們卻要為了「愛」而生。這多麽困難、多麽殘忍,但若是我們不拿出那麼一點點的勇氣,那份精神與意志的火苗可能就會熄滅了。

只有生者堅強,逝者才能安息。讓我們懷抱著昔日的酸甜苦辣,將它們化作記憶裡永遠的美好。雖然困難,但希望所有人都能拿出一點愛、一點堅強。繼續支持那些保家衛國的勇士。

按讚並分享給你的朋友📢📢📢
酷映直播開脫

相關文章